今天是2020年2月2日(星期日)
北京[切換] 多云轉小雪 白天夜間 -3℃/5℃

金智英的背后,是女性恐慌與壓抑交織的一生

發布人: 人民出版社

發布時間:2019-12-19

關鍵詞: 女性 權力


金智英的背后,是女性恐慌與壓抑交織的一生

 

金智英怎么了?她似乎精神狀況出現了些問題,身體里總出現另一個人?!爸挥心銈兗胰藞F聚很重要嗎?我們也是除了過節以外,沒有別的機會聚在一起好好看看三個孩子。最近年輕人不都是這樣嗎?既然你們的女兒可以回娘家,那也應該讓我們的女兒回來才對吧!”當金智英對著婆婆說出這樣一番話的時候,她的丈夫趕緊帶著她回家了。

  

這個懸疑片式的開頭出現在《82年生的金智英》一書中。這本書是在韓國作家趙南柱目睹了“媽蟲”事件后創作的。主人公是平凡的三十四歲韓國女性金智英,金智英這個名字在韓國有多常見呢,就像14年前的金三順一樣常見,她的遭遇,也正是眾多平凡而普通的女性正在或者即將遇到的。平實的語言里包裹著纏繞在女性身上甩也甩不掉的枷鎖,這些因性別而生的歧視存在于哪里,它到底有沒有好轉過呢?這就是《82年生的金智英》在嘗試探討的問題。

  

你說金智英是一個不幸的女人嗎,未必。1982年,金智英生于一個普通的公務員家庭,一個長姐,一個幺弟,雖然曾經歷過經濟危機,但家庭狀況也在不斷好轉;2012年,金智英結婚了,他老公也并非蠻橫不講理之人,甚至在絕大多數丈夫中,已經算得上體諒溫柔之輩。但金智英所處的男性社會,依舊像一個無處不在的漁網,隨著年紀的增長,將身處其中的女性一點點收緊。

  

小時候,年幼的女孩只能吃弟弟灑在桌子上的奶粉,還需要時刻避著重男輕女的奶奶;讀書時,男生的學號永遠排在女生的前面,他們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先排隊、先吃飯、先檢查作業,很少有人質疑過這是為什么,這是否違背了生而為人最基本的公平準則。金智英讀高中時,曾搭公交去很遠的地方補習,晚上回家的路上被一名男同學騷擾,父親卻斥責她不夠小心、裙子太短。我們曾有那么多年輕的女性遭遇不公平的性騷擾,有些人大手一擺,覺得女性應該忍氣吞聲,那么白的手被摸一下又能怎樣,有些人本著為當事人的原則說不要穿的太少。這種時候,是否有人能想起來女孩子也有選擇服飾的自由,有對自己身體完全支配的權利?

  

女性的危機,往往在進入職場后尤其明顯。因為婚姻與生育的問題,女性在求職和工作以后總是會面臨有形的無形的壓力和限制,這種壓力有時候不僅是男性帶來的,還有來自同性的。人們往往已經習慣于認為,工作中對女性產生的質疑是自然而然又合情合理的,這才是最可怕的?!吧玳L很清楚這份工作壓力有多大,與結婚生活、尤其育兒生活絕對難以并行,所以才會認為女職員不能勝任,而且也沒打算調整公司員工福利,因為他認為:與其為撐不下去的職員補足相關福利使其可以撐下去,不如把資源投入在撐得下去的職員身上,還更有效?!边@種根深蒂固的觀念,似乎是宿命性的,任何一名女性都難以逃脫。

  

選擇婚姻與生育會被職場認為是咸魚與非骨干,選擇投身職場則會被認為是沒有盡到一個女人該有的傳宗接代責任,任何一條路似乎都是沒有答案的難題。平凡如金智英,退出職場生兒育女,因為沒有工作遠離職場,就被認為是“整天閑晃的媽蟲”。在我們的社交媒體上,經??梢娔贻p女性害怕生育的言論,是因為怕疼嗎?是,也不僅是。生育之后的人生,誰能保證依舊可以像先前一樣追求所愛,又有哪項制度可以讓生育過后的女性擁有相同的待遇和目光?“我現在很可能會因為生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職場、同事、朋友等社會人脈,還有我的人生規劃、未來夢想等種種,所以才會一直只看見自己失去的東西,但是你呢?你會失去什么?”金智英面對丈夫的反問,誰又能給出一個合適的回答?

  

平平凡凡的她,從幼年到三十四歲一直都是中規中矩地度過,吃弟弟不吃的肉、排在男生后面盛飯、面對性騷擾緘口不言、放棄職場選擇家庭、生兒育女失去青春和理想,這樣一個金智英,哪位女性又敢說不是普普通通的自己呢?

  

《82年生的金智英》以這樣一個虛構的人物,刻畫了一個個非虛構的故事,刺痛了每一個看書的人。這本書或許真的稱得上是“男人看了會沉默,女人看了會流淚”,但對很多韓國男性讀者而言,這種沉默或許只是諷刺爆發前的沉默。今年這本書改編為電影上映,還未上映就受到眾多差評與抵制,且幾乎全部來源于韓國男性。它的“差”,就在于對傷疤的揭露泰太過真實,當心知肚明但又暗戳戳的傷害與歧視被驟然拎到太陽底下,施加一切的人自然會跳腳大罵?!?2年生的金智英》之所以會引起那么大爭議,就在于有人不愿意承認它,有人希望社會上所存在的那些不公依舊理所當然,不被提起。

  

像這本書一樣能夠勇敢質問的聲音,并不多,多的是像金智英那樣沉默的人。金智英是不幸的,也是懦弱的大多數,也許是潛意識里認為自己人微言輕,所以即使面對不公也不愿意去表達。所有正當的、被壓抑的訴求,都造成了金智英在生產后的抑郁與自我封閉,這個時候她開始成為另一個人,用別人的語氣說起金智英所遭遇的委屈。

  

如今,我們開始在各路社交媒體看到女性對權益的訴求,但慢慢地也有人開始諷刺女權是“女拳”,甚至將其妖魔化,在否定很多言論的同時也否定了很多正當訴求?;蛟S,很少有人認真想過,為什么大學最先入黨的那個同學一定是男生,為什么優先獲得企業準入門檻的是男性,為什么婚后的弱勢一方又自然成了女性?既然人人都說男女生而平等,我們就不能捂住女性的嘴巴讓她成為啞巴。

  

祝每一個普通的女性,能夠勇敢地說出想與不想,能夠得到法律與制度同等的保障,能夠擺脫一切形式的歧視與束縛,成為平凡而閃光的人。(式微)

 

 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

作者:式微

責編:隋倩

 


評論

共 0 條
澳洲幸运10一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