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2月27日(星期四)
北京[切換] 多云轉陰 白天夜間 -2℃/9℃

為你讀書 | 中國女排:愿為國家經受一切痛苦的磨煉

2019/12/11 11:26:22

關鍵詞: 中國女排


為你讀書 | 中國女排:愿為國家經受一切痛苦的磨煉


“大家好好練,加油??!”郎平不時向場上的女排姑娘們喊道。


在北京市東城區著名的天壇公園東側,有一片占地面積近20萬平方米的建筑區域,大大小小的十余棟訓練館坐落其間。這里就是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


中國女排的一天就是在這里開始的。不遠的墻上懸掛著一面鮮艷的國旗,國旗兩側是“頑強拼搏”和“為國爭光”兩條紅底黃字的橫幅,格外醒目。


image.png

在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排球館訓練的中國女排


看著這些年輕的姑娘們在自己的眼前來來去去,郎平的思緒常飄回到30多年前。那時風華正茂的她是中國女排的主攻手,她和隊友們也曾在這間訓練館里夜以繼日地并肩備戰。


30多年來,這間訓練館從內到外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但時光荏苒,不變的是這支隊伍對排球的熱愛和“頑強拼搏,為國爭光”的初心。


而在更早的歷史中,這支隊伍就曾帶著這樣的夢想,漂洋過海,奔赴賽場。


image.png


從“華利波”到“排球”


1895年,美國人威廉·摩根發明了一種全新的球類運動——“小網子”,為了更能體現這項運動的特點,在觀眾們的建議下,它被正式更名為“volleyball”。


image.png

“小網子”的發明者美國人威廉·摩根


1905 年,“volleyball”傳入彼時尚處于封建王朝統治下的中國,率先進入了開埠較早的廣州和香港,時人又根據它的英文發音將它音譯為“華利波”。

 

1913年,在美國基督教青年會的主持下,第一屆遠東運動會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舉行。因主辦方臨時增設了“華利波”項目,中國不得不從田徑、足球和游泳三支隊伍中抽調一部分運動員參加“華利波” 比賽。

 

由于時間倉促,準備不足,中國的“華利波”隊未能取得理想的成績。但這次運動會推動了“華利波”在中國的進一步發展,這也是中國首次以國家為單位涉足國際賽事。

 

1914年,在中國第二屆全國運動會上,男子“華利波”被正式列為比賽項目。結合其以隊伍為單位進行比賽的特點,“華利波”被賦予了一個中國化的新名字——“隊球”。

 

1921年,為了提高女性的地位,在“中國奧運之父”王正廷的提議下,第六屆遠東運動會增設了女子體育項目,其中就包括了女子隊球。當時的北洋政府對此非常重視,要求所有女子學校與體校必須保送人選,并派遣國務總理張紹曾親自督導參賽女性球員的選拔工作。

 

經層層選拔,1923年5月,經過了僅一個月的訓練,女子隊球的16名女選手正式組隊出發。


中國的第一支女排隊伍就這樣奔赴了遠東運動會的賽場。


image.png

1923年我國第一支國家女子隊球隊正式建隊,中國有了第一批女排姑娘


女排姑娘們出發的那一天,上海萬人空巷。各界人士爭相圍睹女排姑娘們的風采。短短數年前,中國女性還沒有拋頭露面的機會,更沒有從事球類運動的條件。而如今,中國的第一批女排姑娘們即將代表祖國乘風破浪遠赴異國競技,這樣一個見證歷史的機會又豈能錯過?

 

“中華奪得錦標,高唱凱歌”是女排隊員們在路上反復練習的一首歌中的歌詞,她們一遍又一遍地練習著,希望能在奪冠的那一刻在各國觀眾面前堂堂正正地唱出這首歌。在那個國力貧弱、列強環伺的年代,作為中國第一批投身競技的女性,她們想必是懷著為飽受屈辱的祖國爭光爭氣的決心而遠赴東瀛的。

 

5月25日,中國女排迎來了與東道主日本女排的對決,雖然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一支練習時間不過一個月的隊伍又怎能與一支備戰超過兩年的隊伍相比呢?最終,中國女排以0:2的成績輸給了日本女排。


image.png

1923年5月25日第六屆遠東運動會中日女排比賽現場(左為中國女排),當時的排球還是十二人制


一個甲子倏忽而過,當年風華正茂的青春少女們早已步入了耄耋之年,她們就像是夜空中劃過的流星,在發出瞬間的光輝后歸于沉寂。中國女排第一次奪得世界冠軍時,她們中的大多數人早已無跡可尋。但年輕的后輩們從沒忘記為了她們當年未曾實現的“中華奪得錦標,高唱凱歌”的夢想而拼搏。

 

遠東運動會后,女子隊球成為各大體育賽事的正式項目。1930年,經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研究討論,“隊球”因其參賽隊員們成排站位的特點被更名為“排球”。


自此,“排球”這個名字正式登場并沿用至今,在我國乃至世界體壇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歷史記憶。


女子排球的興起


1951年,我國舉行了歷史上首次全國性的排球比賽,并選出了新中國第一批女排運動員。1953年,我國成立了中國排球協會并于1954年加入國際排球聯合會。

 

1956年,我國受邀參加了于法國舉行的第二屆世界排球錦標賽,這是新中國女排隊伍首次涉足國際賽事,在16支參賽隊伍中獲得了第6名。對于初出茅廬的中國隊而言,這是相當不錯的成績。


image.png

1955年5月,保加利亞女子排球隊(左)和我國八一女子排球隊在北京先農壇體育場舉行友誼賽


image.png

1957年7月,中國青年女子排球隊(左)在北京體育館以3:0戰勝日本女子排球隊


第二屆世界女子排球錦標賽的前三名分別是蘇聯女排、羅馬尼亞女排和波蘭女排,可見當年蘇聯和東歐諸國在排球領域的實力之盛,她們也因此成為早期中國女排學習的目標。

 

1960 年,一支亞洲隊伍悄然躋身于第三屆世界女子排球錦標賽的前三名,這就是日后震驚排壇的日本隊。兩年后的1962年,日本女排在教練大松博文的帶領下于第四屆世界女子排球錦標賽上,戰勝了已蟬聯三屆冠軍的東道主蘇聯女排,成為新的霸主。這是排球史上第一支取得世界冠軍的亞洲球隊。

 

作為近鄰的中國女排開始將目光由西方轉向東方,大松博文也走進了中國人的視野。不久后的將來,大松博文在世界排壇創造一個新時代的同時,也和中國女排結下了不解之緣。


渡海而來的東瀛“魔鬼”


大松博文(1921—1978 年)來自日本香川縣,大學時代就是校排球隊的成員。1941年,大學畢業后的大松博文進入了一家名為“日紡”的紡織公司就職。1953年,日紡的社長邀請大松博文擔任日紡女排的教練,大松博文由此重新拾起了自己的排球夢想。

 

戰后的日本百業蕭條,人人自危,民眾對國家的前途更是惶惑不安。面對著眼前這支年輕懵懂的隊伍,大松博文暗下決心,決意要借這一枚小小的排球重塑日本人對國家的認同和信心。

 

日紡女排是企業下屬球隊,大松博文和隊員們平日里都有自己的本職工作,只有在工作結束后才能進行訓練。為了排球,大松博文和隊員們均告別了正常的家庭生活和人生軌跡。

 

十年間,整支球隊未曾休息過一天,每天睡眠時間僅有5個小時。隊員們無論是感冒、發燒、生理期乃至骨折都不能中斷訓練,大松博文也因此收獲了“魔鬼大松”“婦女之敵”等“光榮稱號”。

 

正是憑借著這樣嚴酷的訓練,日紡女排得以在全日本企業隊中脫穎而出,成為日本排名第一的女子排球隊。后來,大松博文以日紡女排為班底組建了日本女排國家隊,開始向世界進軍。

 

1962年,在身體素質相對落后于對手的境況下,日本女排戰勝了衛冕冠軍蘇聯女排,刮起了席卷莫斯科的“東洋臺風”。1964 年,排球正式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同年的奧運會恰好在日本東京舉行。在駒澤體育館的室內球場上,日本女排再度戰勝了老對手蘇聯女排,榮獲冠軍。

 

比分落定的那一瞬間,全場3000多名日本觀眾同時起立向本國女排隊員致敬,大松博文的妻女淚流滿面,隊員們則在國旗下抱頭痛哭——由于特殊的政治環境,升旗儀式在戰后的日本一度受到了諸多的限制,奧運會則是日本為數不多的可以光明正大地升旗的場合。這次勝利對于身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國的日本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激勵。大松博文的事業由此達到了輝煌的頂點。

 

在日本女排哭成一團的同時,千里之外的北京,正在觀看轉播的周恩來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雖然彼此國籍不同,但作為一個苦難深重的國家的領導人,周恩來對日本女排此刻的心情感同身受。他又何嘗不希望中國女排也能取得同樣的成就,讓在過去的一個多世紀里飽受屈辱和劫難的中國人也能看到本國的國旗飄揚在世界的賽場上?

 

周恩來向大松博文發出了援教中國女排的邀請。原本準備功成身退的大松博文感動于這名異國長者的真誠,同意前往上海為中國女排實施為期一個月的特別集訓。

 

在那里,他將遇到一群性格同日本隊員迥異的中國姑娘并收獲一段終生難忘的執教經歷。


“為國家經受一切痛苦磨煉”


1965年4月,大松博文開始為中國女排進行為期一個月的特訓。大松博文毫無保留地沿用了他訓練日本女排的經驗和方法,中國女排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訓練強度。原本每天2小時的訓練時間被大松博文延長至8到10個小時,一日三餐的定量也被迫削減。

 

在經過了最初的磨合期后,中國女排姑娘們開始對這位來自異國的“魔鬼教練”產生了深深的敬意:雖然這位“魔鬼教練”向來不茍言笑,但他對工作嚴謹敬業、對隊員認真負責,教學時絲毫沒有因為雙方國籍不同和未來可能會形成的競爭關系而有所保留;同樣,大松博文也感動于中國女排姑娘們頑強堅毅的精神,這種精神甚至連全盛時期的日本女排也望塵莫及。

 

這真是一群可敬可愛的姑娘們。就像她們背后那個命運多舛的國家一樣,無論前方橫亙著怎樣的艱難險阻,也始終堅定不移地砥礪前行。

 

除此之外,中國女排姑娘們對訓練的認真和鉆研精神也讓大松博文深受感動。在訓練日本女排時,大松博文曾屢次要求隊員養成記日記的習慣,但真正遵守的隊員寥寥無幾。而中國女排隊員們卻能一絲不茍、毫無怨言地完成他布置的全部任務并利用業余時間仔細推敲每一個動作的原理,即使語言不通也會積極提問并記錄。這種勤于思考、勇于探索的精神也是大松博文從教十余年來見所未見的。


image.png

1965年4月,日本女排國家隊前教練大松博文應周恩來總理的邀請來到中國,指導中國女排訓練(新華社發)


多年后,大松博文在回憶錄中感慨,稱他從中國女排姑娘們的身上看到了一種貫穿在全體中國人性格之中的偉大精神,一種可以為國家經受一切痛苦磨煉的堅強信念。

 

雖然大松博文援教中國女排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一個月,但這一個月帶給他的震撼卻讓他在之后的十余年間都念念不忘。

 

“這些年輕人,只要想做什么,必然會想辦法達到目的的……這不僅僅表現在排球等體育運動方面,而是貫穿在全體中國人的性格之中,它是一種大有希望的可靠力量?!贝笏刹┪娜缡钦f。

 

大松博文的時代結束了。但是,中國女排還將帶著這種力量繼續前行。



推薦閱讀


image.png

點擊圖片即可購買


來源:人民出版社讀書會微信公眾號

責編:周鳳玲



評論

共 0 條

澳洲幸运10一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