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2月27日(星期四)
北京[切換] 多云轉陰 白天夜間 -2℃/9℃

為你讀書 | 風雨同舟路,“鐵榔頭”的回歸

2020/1/3 10:01:10

關鍵詞: 中國女排 郎平


為你讀書 | 風雨同舟路,“鐵榔頭”的回歸


image.png


1995年2月14日,西方國家的情人節,一名亞洲女子手捧一大束玫瑰,惜別了唯一一名前來送行的美國女性友人后孤身一人登上了由美國飛往中國的客機。


飛機起飛,她生活了近8年之久的美國小鎮逐漸遠去,直至消失在層層云霧之下。她深吸了一口氣,玫瑰的馨香撲面而來,再過十幾個小時,她就要回到自己的故鄉,回到那個她8年前離開的起點。


而在萬里之外的北京,早已有多名記者扛著各種設備和聞訊而來的球迷們一起守在了首都機場的入境處,等待著他們敬慕已久的英雄的出現。他們等待的正是中國女排曾經的主力主攻、人稱“鐵榔頭”的郎平。


郎平9年前就已從國家隊退役,入讀北京師范大學外文系的英語專業。之后,她自費赴美留學,取得學位的同時輾轉歐美各國執教。


image.png

郎平在北京師范大學學習期間的學生卡片


這些年來,郎平雖然遠離了國人的視野,但她對中國女排的關心卻片刻不曾消退。巴塞羅那奧運會前,中國女排赴美國參賽時,懷孕8個月的郎平坐了12個小時的車前去為女排姑娘們助威打氣。


正是這份對中國女排發自內心的熱愛讓郎平克服了重重困難,接下了回國執教的囑托。得知郎平回國的消息后,正處于絕望深淵的女排隊員們再次看到了希望。已經準備向國家體委遞交辭呈的崔詠梅、賴亞文等人一聽說郎平即將歸來,喜出望外,再不做離隊的打算。


只要郎平肯回來,她們就愿意和她再放手一搏。雖然國家隊已經力所能及為郎平提供了最好的待遇,但同郎平之前所供職的歐美球隊相比還是存在著天壤之別。


“你的國家就讓你住這樣的房子嗎?”郎平的美國友人來北京探望她時,在國家體委為她提供的那間10平方米的宿舍里驚呼道。


若是看重物質,郎平也就不會選擇回國了。對于郎平而言,最大的困難還是不到2歲的女兒白浪?;貒鴷r的郎平很想借道香港去探望女兒,但左思右想后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等待著她的是一場刀刀見血的硬仗,她不能在這個時候觸碰自己的軟肋。她需要為自己的心結出一層厚厚的繭,來應對接下來那非同尋常的四年。


決定回歸國家隊執教的郎平不得不和女兒分離。自此,郎平和女兒開始了長達數年分隔在大洋兩岸、聚少離多的生活。


image.png

郎平與女兒白浪


對于國家女排主教練郎平而言,勝利的喜悅要和全國人民分享,而惦念女兒的傷感卻只能在夜深人靜時獨自品嘗。


結束了一天繁重的訓練任務后,郎平只能偷偷地窩在宿舍翻看女兒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兒抱著自己笑得格外燦爛。而如今,她卻只能對著照片想象女兒現在的模樣。


她格外希望自己能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不僅為了自己,也為了女兒長大后能夠理解自己今日做出的犧牲。


此時,距離亞特蘭大奧運會只剩下一年多的時間了,而要在這短暫的一年內將中國女排從奧運第七、世錦賽第八的排名拽到前三名可以說是一件相當艱巨的任務。


經歷了若干年的頹靡,中國女排的基本功實在是太差了。郎平不得不將這支隊伍當作是一支零基礎的隊伍,從最基本的動作教起。


同前任們不同的是,郎平沒有繼續沿用大松博文流傳下來的“魔鬼訓練”。郎平的訓練計劃是針對每名運動員的腰傷、腿 傷、肩傷等傷病情況,和隊醫一起為隊員們制訂“因人制宜”的訓練計劃。


image.png

就任國家隊主教練的郎平(右一)在為女排隊員做滑步示范


這種嶄新的訓練模式與歷來統一訓練的方式是如此不同,讓前來參觀訓練的記者們深感耳目一新。若是問起郎平對執教國家隊最深切的感受,那就是一個字:累。


每一名隊員的訓練計劃都是郎平一筆一畫手寫的。她還自愿擔任了隊員們的義務司機,每逢周末開車送賴亞文和崔詠梅去健身房鍛煉。日常的訓練雖然不再“魔鬼”,但也絕不輕松。


隊員們訓練完畢熄燈入睡后,郎平還要縮在她那間10平方米的宿舍準備第二天的教案。距離奧運會只剩下了不到一年的時間,而全國億萬觀眾都將對老女排的深厚感情一股腦地傾注在了她那病弱的身軀上。支撐她堅持下去的是她對女排那份難以割舍的情懷,和對女兒許下的在亞特蘭大重逢的承諾。


1996年7月,郎平率領中國女排出征亞特蘭大。隨行的除了教練團隊外,還有恩師袁偉民和此次擔任領隊的摯友張蓉芳。郎平似乎和奧運會“八字不合”,12 年前,她以運動員的身份參加洛杉磯奧運會時正值闌尾炎發作;12年后,她作為教練帶隊進入亞特蘭大奧運村的第一天就發了高燒,腦子里一片混沌,是強忍著頭痛才看完隊員們的一系列比賽的。


而讓郎平欣慰的是,她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里對女排隊伍的訓練并沒有讓她失望。7月20日至7月26日,中國女排連續戰勝了荷蘭、韓國、美國和烏克蘭四國女排,自排球比賽開場以來無一敗績。


正在女排姑娘們暗自為自己的進步歡欣鼓舞之際,郎平卻倒下了。望著躺在病床上的郎平, 袁偉民恍惚回憶起了當年在北京女排的訓練場上第一次遇到她的情形。那時的她還不滿18歲,在球場上游刃有余地奔跑,高高瘦瘦的身軀在隊伍中格外顯眼。


二十載的歲月匆匆而過,如今她也是國家隊的“郎指導”了。她原本在國外過著富裕悠閑的生活,是自己將她帶回了這條崎嶇坎坷的荊棘之路。袁偉民的愧疚和心疼可想而知。郎平蘇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哀求隊醫田永福讓她回去和隊員們一同訓練。田大夫實在拗不過她,只得給她打了一針,放她回了奧運村。


接下來的數日里,中國女排又相繼擊敗了日本、德國和俄羅斯的女排,維持了奧運會開賽以來七戰全勝的紀錄。8月3日,中國女排時隔8年再次闖入了決賽。1:3,中國女排最終輸給了決賽的對手古巴女排。 


image.png

1996年8月3日,亞特蘭大奧運會中國女排與古巴女排決賽現場


中國女排雖然輸給了古巴女排,但那畢竟是古巴的“超白金 一代”,是古巴女排的巔峰團體,輸給這樣一個強悍的對手對于準備時間只有短短一年多、隊員平均年齡才20出頭的中國女排而言并不是一件難以接受的憾事。更何況,古巴女排贏得并不輕松。體育競技的意義就在于不斷挑戰并超越自我,可以說郎平做到了,中國女排也做到了。中國女排輸了球,但贏回了久違的自信和尊嚴。


郎平和她帶出的隊員們向世界證明了,中國女排依然是一支不可輕視的勁旅。此時被隊員們簇擁著的郎平將目光轉向了觀眾看臺,因為她知道,她最愛的女兒正坐在那里揮舞著小手向她致意。郎平擦了擦微潤的眼角,那一刻她感到無比幸福。


她不僅是國家引以為傲的女兒,也是女兒引以為傲的母親。望著看臺上圍坐在女兒周圍為自己助威吶喊的觀眾,望著身邊喜極而泣的姑娘們,郎平的雙眼再度蒙上了一層水霧。


多么美好的集體,多么偉大的事業!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永遠留在這里,親眼見證一批批隊員的進步和成長??上?,傷病和疲勞已經拖垮了她的身體。郎平有一種預感,那就是自己可能堅持不了太久了。


但無論如何,在那之前,她一定會將中國女排帶回世界一流的位置。這是她對女排,也是對自己許下的承諾。


推薦閱讀

image.png


來源:人民出版社讀書會微信公眾號

責編:周鳳玲


評論

共 0 條

澳洲幸运10一天多少期